衣服,买买买;鞋子,买买买;化妆品,买买买……买的时候很欢喜,大袋小袋提回家,可是几天后打开衣柜一看,原以为自己会喜欢的衣服怎么变得不喜欢了?之前明明很耐看的裙子怎么这么丑了?

炎炎夏季,如何度日?离开了空调风扇,除了那句“心静自然凉”,还有什么妙招让人感觉凉快?或许你可以数个钱试试。最近,来自瑞士的研究人员发现,在数钱后,人们感知中的温度会短暂变低一些。这项研究\[1\]发表在《社会心理与人格科学》(Social
Psychological and Personality Science)上。

东亚素来有“无酒不成席,无酒不成礼”的文化,无论是亲朋聚会还是红白喜事,中国人都爱摆上几瓶白酒;而日本人上了酒桌就容易酩酊大醉、流露真情;韩国人则喜欢在下班后一家又一家地转战酒馆,好像不把所有酒都喝一遍就不过瘾。

去超市为下一周屯食物,买了一堆好吃的,可到了下一周却发现,这些好吃的自己怎么都不想吃了?

图片 1炎炎夏日,来数个钱吧少年。图片来源:shutterstock友情提供

邓小平曾经让基辛格领略过“酒文化”的魅力,当讨论到能源与原料危机时,酒桌上的基辛格甚至调侃道,“我想我只要喝了足够的茅台,我们就能解决一切问题”\[1\]。经常作陪公务饭的朋友,对上面的套路应该不会陌生。谈商务?谈贸易?先把酒满上,一切都好说。

——为什么我们为未来做完选择,后来却发现之前的选择并不是现在自己所喜欢的呢?

作为对人极具影响力的概念,金钱能如何左右人的行为一直是心理学研究的一个有趣分支。在关于“启动效应”心理学研究中,钱就常常被用作实验道具,来探索人们在被诱发金钱概念后短时间内出现的心理行为变化,也即“金钱启动”。金钱启动最常用的方法之一当然就是数钱了。首届“菠萝科学奖”心理学奖得主,中山大学周欣悦的团队,就曾通过让被试数钱的方式发现金钱可以缓解疼痛\[2\]

图片 2你对避无可避的“酒桌文化”是爱是恨?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图片 3

除了数钱这种喜闻乐见的任务,让被试读金钱相关词汇(如“工资”),或回忆与金钱有关经历(如花费情况)等,也都是金钱启动的方式。2006年,明尼苏达大学的凯瑟琳•豪斯(Kathleen
D.
Vohs)在《科学》上发表了最早的金钱启动研究\[3\],指出在金钱启动后,被试更不愿意帮助别人,也更少求助他人。随后,金钱启动的研究五花八门,比如哈佛大学的弗朗西斯卡·基诺(Francesca
Gino)则发现\[4\],仅仅是听过金钱主题的歌曲后,被试就更可能欺骗作弊虚报自己的成绩。

在我们的经验中,酒桌上似乎更容易达成合作。近日,发表在期刊《经济行为与组织》(Journal
of Economic Behavior and Organization
)上的一项研究\[2\],便首次为上述经验找到了科学证据。该研究的作者是西南财经大学的张吉鹏副教授和南洋理工大学的欧柏雄(Pak
Hung
Au)助理教授。他们发现,小酌之后,人们在博弈中会更愿意与他人合作。

买的时候很喜欢,要穿的时候又觉得丑。为什么未来的自己和现在喜好不一样?图片来源:shutterstock友情提供。

而在最近这项研究中,瑞士巴塞尔大学的研究人员更将金钱启动的影响拓展到了温度感觉领域。科学家们已经知道,当人们感受到较低温度,即“物理冷感”时,他们对他人的“人际冷感”(social
coldness)也会增加;反过来,人际距离和人际冷漠,也会让人产生“冷“的感觉。已有的研究提示,金钱启动之后会让人有人际“冷”的行为,那么,数钱会不会同样让人感到物理上的冷呢?

喝杯小酒做博弈

研究者设计了一个博弈,用来模拟现实中的商务洽谈情境。在该博弈中,两名参与者随机匹配,他们每个人在博弈前都能随机获得1~10美元(初始资金)。接下来,他们要考虑是否拿出自己所有的资金,合作投资一个公共项目。如果达成合作,那么两名参与者所投资的总资金将增加20%(投资增值),并平均分给他们俩(投资分红)。然而,如果其中任何一方拒绝合作,则该轮博弈结束,双方维持自己的初始资金。在这个博弈中,理性的策略是当自己初始资金较少时选择投资,而当自己初始资金较多时不投资。

实验在南洋理工大学内进行,研究者总共招募了114名不同专业背景的研究生,他们须年满21周岁,并且身体条件允许摄入一定量的酒精。实验用到的啤酒都装在一个无标签的塑料杯中,其中一部分学生被安排在酒精组,他们在博弈前需要喝一听量的高浓度啤酒(酒精度8.8%,市面上常见啤酒的酒精度为3.3%~3.8%)。而另一部分学生则作为非酒精组,他们只需要喝一听酒精度微乎其微的啤酒(酒精度在0.5%以下)。

在学生喝完啤酒后,每个人都要进行20轮博弈,研究者会随机抽取2轮博弈的结果作为学生的实际报酬,以此激励他们认真考虑自己的决策。除了完成博弈外,学生还要进行一项有关利他倾向(altruism)的测试,以及另一个有关风险厌恶(risk
aversion)的测试。因为有研究提出,饮酒之后人们可能会变得喜欢带风险的博弈,也愿意在交易中“成人之美”\[3\]。因此,设置这两个测试,研究者便可以检验利他与风险态度的改变是否在“饮酒—合作”这对关系中发挥了作用。

图片 4图片来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