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盖伦

图片 1

图片 2

“从网络孕育而生的新词汇,在很短时间内就会成为陈词滥调。我们总是一拥而上地去使用它,不问前提,不分情境。在公共事务的网络讨论中,常常充斥着大量的重复性表达。深究起来,这不是因为语言贫乏,而是因为思想贫乏。”

你是否有时会感觉自己词不达意,只能“懒惰”地使用网络用语来进行同质化表达呢?

遇到好笑的事儿,我却只会说“哈哈哈”。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2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6.5%的受访者感觉自己的语言越来越贫乏了。受访者认为年轻人语言贫乏的表现是基本不会说诗句和不会用复杂的修辞手法。(3月21日《中国青年报》)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近八成的受访者感觉自己的语言越来越贫乏了。最明显的表现是,他们基本不会说诗句和基本不会用复杂的修辞手法。大多数受访者认为,这和互联网时代的氛围以及流行文化的传播语境有关系。

图片 3

汉语博大精深,有着丰富的词汇和修辞方式供人们表达思想情感。但近年来,常用词汇不断窄化,语言能力日趋贫乏,已然是不争事实。一方面,现代社会工作生活节奏很快,人们更注重语言表达的效率,用简洁直白的方式进行交流,不再有“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的体验。同时,网络语言和新媒介的影响,也是不容忽视的重要因素。

其实,无论在什么媒介时代,能做到出口成章的人都是少数,“输出”这件事本身就具有极高门槛。而且,表达的效果,并不在于辞藻多华丽,修辞多丰富,而在于是否适宜。但有一点确实令人担忧——不假思索地使用套路化表达,遮蔽的是真实感受,省略的是思考过程。比语言贫乏更让人担心的,是思想的懒惰。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2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6.5%的受访者感觉自己的语言越来越贫乏了。受访者认为年轻人语言贫乏的表现是基本不会说诗句和不会用复杂的修辞手法。

网络是一把双刃剑,在创造大量新词语、新句式的同时,却也在逐渐简化我们的语言。有人曾对古人和今人的表达做了一番对比:古人形容人漂亮可以用“貌比潘安”“玉树临风”“顾盼神飞”,我们只会说“高富帅”“白富美”;古人形容人难看可以用“东施效颦”“獐头鼠目”,我们只会说“矮穷矬”“颜值低”;古人表达悲伤用“我心伤悲,莫知我哀”,我们只会用“蓝瘦香菇”……可以发现,网络语言已经牢牢占领了我们的思维,限制了现象力。在遇到某一种语境时,脑海里就会下意识地搜索相对应的网络语言,然后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近些年每年都会评出十大网络流行语,使用网络流行语的一大影响是我们都患上了“语言贫乏症”。当人们越来越习惯于使用这些网络语言时,却在不知不觉中迷失了自己的表达方式。

在互联网时代之前,我们能看到的表达,本身都是相对精英的表达;普通人并没有太多公开表达的机会,也就不会去思考自己的语言是否贫乏。所以,“语言越来越贫乏”这一结论,本身就要打上问号。而且,在日常交往中,无论线上还是线下,人和人之间的交流都没必要吟诗作赋,也用不上太多修辞手法。把事情说清楚,把感情传达准,才是沟通的第一要义。

图片 4

其次,图片、符号、视频等媒介的大量使用,也减少了人们语言表达的机会。表示高兴时发一个“笑脸”,表示难过时发一个“哭脸”,表示友好时发一个“握手”,表示安慰时发一个“抱抱”,似乎这些符号就可以代表了所有涵义,一切便可尽在不言中。当看到一幅美景时,许多人不再想着如何用文字去描述,而是直接拿出手机拍下来,然后发到朋友圈。别人看到后,往往也只是默默点赞,很少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