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全面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不但要让签约居民有“获得感”,也要让家庭医生工作“有干劲儿”。为推动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提质增效,省卫健委今年从七个方面安排部署2019年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工作,其中就提出要“着力完善签约服务激励机制”,合理确定服务包收费标准,建立可考核的评价指标体系,真正发挥基层机构作为医保控费“守门人”作用;提升全科医生收入水平,原则上应当将不低于70%的签约服务费用于家庭医生团队,提高签约医生主动履约、上级医师参与服务的积极性。相信有这一系列给力的政策支持与帮助以及公众的逐步熟悉与信任,家庭医生这个“小药箱”将发挥出更大的作用,助力分级诊疗“大医改”整体实现突破。

不吐不快:全科医生不是“低端医生”

家庭医生是推进分级诊疗制度有效落地、构建合理有序就医格局的重要一环。“患者能否从医院分流到社区的医院看病、实现‘基层首诊’,关键是看基层的相关配套诊疗服务能否满足百姓的就医需求。面对日益增多的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等慢性病患者,长期用药治疗和健康管理是摆在面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省卫健委基层卫生处调研员戴能光介绍,根据医疗机构处方管理制度规定,对于门诊处方的药量,医生一般不得开出超过7天的用量。“这样一来,多数病情稳定、需要长期用药治疗的慢性病患者就需要反复到医院开药,也带来诸多不便。”

与专科医生相比,我国全科医生的薪酬待遇、职称评定、职业前景、社会地位均有较大差距。例如,社区全科医生的平均收入只有三甲医院同年资医生的一半左右,这是影响优秀人才进入全科医生队伍的重要因素。今年初,国务院《关于改革完善全科医生培养与使用激励机制的意见》提出,签约服务费作为家庭医生团队所在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收入组成部分,可用于人员薪酬分配。这意味着,政府为提高全科医生薪酬待遇打开一条特殊通道,即让全科医生通过签约服务获得更多收入。全科医生签约的居民数量越多,服务质量越好,收入就越高。这是一种强激励机制,体现了多劳多得、优劳优酬的导向,有利于调动全科医生的积极性。

2017年7月,我省下发《关于全面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慢性病签约患者在基层就诊时,家庭医生可一次性开具1至2个月药量的长处方;承担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基层医疗机构优先纳入医保定点;合理配置基层医疗机构药品目录,有效衔接基层与二、三级医院医保用药目录;同时,基层可备案采购二、三级医院医保目录内非基本药物。

全科医生和专科医生是医疗服务的“两条腿”,二者分工合作,相互依存,缺一不可。让全科医生和专科医生都能集中精力做最擅长的事,可以实现医疗资源的最优配置

近年来,“家庭医生”已成为医疗改革、卫生健康领域的热词,更是上升至国家层面要大力重点培养。

全科医生和专科医生是医疗服务的“两条腿”,二者分工合作,相互依存,缺一不可。全科医生既是看病的“始发站”,也是“枢纽站”。对于绝大多数常见病、多发病,全科医生可以及时诊治;而对于无法处理的疑难重症,全科医生会介绍给最合适的专科医生,从而实现医患的精确匹配。在这样的运行机制下,全科医生和专科医生都能集中精力做最擅长的事,从而实现医疗资源的最优配置,大大提升了医疗服务效率和质量。目前,我国全科医生还是一条“短腿”,培训合格的全科医生仅有20.9万人,离2030年70万人的目标还有不小距离。我国全科医生占医生总数的6.6%,而发达国家一般为30%以上,英国、加拿大等国家则达到50%左右。因此,加快培养大批合格的全科医生,是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建立分级诊疗制度的关键点。

慢性病“长处方”让签约居民“少跑腿”

一位老人因为牙疼到北京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开药,全科医生问了病情之后,建议他到专科医院做个心脏检查。老人很不乐意,认为没有必要。医生解释说,他是冠心病高危人群,根据初步判断,很可能是心脏病引发牙疼。后来,老人去了专科医院,医生检查后发现老人有严重心脏病,并及时放了支架。老人感慨地说,没想到全科医生真有“全活”!

其次,在全科医生使用方面,基层医疗机构全科医疗服务平台不健全、待遇低、职业发展空间有限、职业环境差等,这些也让家庭医生工作发展“受阻”。

强基层是我国医改的重要原则之一。近年来,我国加大财政投入力度,让基层全科医生全部“吃皇粮”,保障了全科医生的基本待遇。但是,由于激励机制不合理,很多医生变懒了,不愿意多干活,就像圈养的老虎逐渐失去了捕食能力。《意见》提出,鼓励社会力量举办全科诊所。例如,规划布局不对全科诊所的设置作出限制,实行市场调节;支持符合条件的全科医生个体或合伙在城乡开办全科诊所;对符合条件的,按规定纳入医保定点范围。这表明,政府希望通过引入市场竞争机制,让私人全科诊所这条“鲇鱼”激活“一潭死水”。政府采用购买服务的形式,给予社会力量举办全科诊所同等待遇,从而倒逼全科医生改进服务模式,提高医疗质量。

家住焦作市解放区民北社区的高爱梅今年55岁,是位患有高血压合并糖尿病30年的慢性病患者,用药治疗是维持疾病平稳的主要措施。但在以往,“想用的药社区医院没有、大医院开药只够一周用、每周排队挂号跑断腿”的体验,给她看病添了不少烦恼。而如今,自从签约了焦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家庭医生郭水莲的团队,高爱梅的用药问题有了很大的改变。“现在每次都能给开够一个月的药量,社区和大医院药品一样,医保还能给报80%,平常郭大夫她们还经常打电话或上门给我量血压、做饮食营养指导。”高爱梅感叹,签约了家庭医生,少花钱、少跑腿,享受到的是便利贴心的服务。

全科医生是居民健康和医疗控费的“守门人”,也是医改的主力军之一。眼下,全科医生供给严重不足,远远不能满足人民群众的需求。希望政府加快培养全科医生,让更多优秀人才沉到基层,为健康中国夯实基础。

不但有学科的带动,还有医联体的支撑。北下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目前已与省会7家三甲医院组建医联体,建立12个全科诊室、1个家庭医生工作室及健康管理工作室,中心还设有全科病区、家庭病床。大医院、名专家的纷纷加盟,12支家庭医生服务团队有了强大的支撑平台,诊疗水平得到迅速提升,越来越多签约居民拥有了精准化、个性化的签约服务包;率先开展的家庭医生智能化签约更是拉近了医患之间的“距离”,头疼脑热等小病可实现“一键呼叫”,疑难重病找大专家也“不做难”,实打实的签约服务做到了百姓的心坎儿上。

《 人民日报 》( 2018年03月30日 19 版)

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王平

这个故事生动地诠释了全科医生的价值。在我国,全科医生常常被认为是“低端医生”,什么病也治不了,只会聊天开药。其实,真正的全科医生是“通才”,他们把人视为一个整体,而不是一堆分割的“零件”。当病人同时有多种疾病或症状时,他们很快能分清轻重缓急,找到症结所在。如果没有这样的“守门人”,患者往往有病乱投医,或凭感觉挂号,或听名气挂号。本该一次完成的诊疗,变成了多次挂号、重复诊疗,既浪费了有限的医疗资源,也加剧了看病难看病贵。同时,全科医生关注生命全周期、健康全过程,能提供连续性、综合性和个性化的医疗服务,是最理想的“健康管家”。

图片 1